艾灸学习网讯:家乡的自豪!左各庄北艾头村的革命英雄 徐英丨(连载四)-比较正规的买球软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2-06-11 22:42

跟老红军学打仗

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成长起来的中国红军将士,艾灸学习网讯:是中国革命战争的宝贵财富。他们在长征途中经过喋血湘江、突破乌江、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激战腊子口、直罗镇战役等著名战役,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教训。最著名的有灵动灵活的运动战、游击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等。这些战略战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徐英同志的回忆录《跟老红军学打仗》就是一个例证。同时也再现了徐英同志在战斗实践中成长过程。

跟老红军学打仗

——回忆冀中平原上的两次战斗

作者:徐英

一九三九年春,我八路军一二○师来到冀中平原,在打了有名的齐会战斗之后,又先后在河间的黑马张庄和蠡县的莲子口村打了两次伏击战。这两次伏击战,都是以一二○师亚六团为主,我冀中九分区三十三团配合进行的。两次战斗由于都是运用了内线中的外线作战、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和速战速决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所以达到了打击敌人疯狂气焰和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使我冀中新组建起来的部队,跟着老红军学习了打仗。增强了我军战斗力,为以后更好地坚持冀中平原抗日游击战争,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三九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寇把进攻重点转向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当时,国民党顽固派不抗日,也在敌后建立什么“战区司令部”,专同我搞磨擦,破坏、限制我军的发展。

冀中平原,地处平、津、保三角地带,自然就成了日寇的进攻重点。日军攻占了大中城市及铁路交通线之后,又相继侵占了各个县城,以及各县之间交通线上的市镇。建立伪政权,扩大伪军队伍;并经常组织以日军为主的对冀中平原的清剿、扫荡。妄图以他的优良武器,消灭我军有生力量,残酷镇压群众,到处烧杀抢掠,极其凶残,疯狂破坏我抗日民主根据地。

我冀中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抗日武装力量,创建抗日民主根据地,抗日的烽火很快燃遍整个冀中平原。广大工农群众、知识分子,谁也不想当亡国奴,积极参军作战。就连一些地主、旧军人、土匪,出自各自的目的,也出来组织所谓“抗日部队”,一时呈现出“主任赛牛毛、司令遍天下”的混乱局面。

此时,除了日军不断地进行扫荡外,国民党顽固派、河北省保安司令张荫梧,也组织了所谓“民军”,专在冀中地区同我军搞磨擦。我军为了提高军事素质,加强对日作战,对各地组织起来的武装进行过多次整编。其中有的接受我党的领导,经过教育改造继续坚持抗战;有的叛变投敌当了汉奸;有的被国民党委任搞什么“曲线救国”,也投靠了日寇;有的就被我军强行解决了。这时对敌斗争虽然更加残酷、紧张,但我们的部队则越来越纯洁了。

我军自一九三八年初由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后,在党的领导下,认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扬我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同人民群众建立了鱼水关系,真正成了人民子弟兵。同时在部队中大力发展新党员。部队团结一致,严守纪律,精神饱满。不足的是武器落后、缺乏实战经验。以三十三团为例,当时算是分区的主力部队了,但武器、弹药大部分是国民党溃退时散落的破旧家伙。一个团只有一门八二迫击炮,还没有后座;有水压重机枪两挺。步枪的型号繁杂、破旧,且子弹很少。每支枪经常是二、三十发,甚至几发。打了仗得不到很好的补充。象掷弹筒,三八式轻机枪(歪把子)这类武器算是最好的了,都是从日军手里夺来的,也可以说是用我军指战员的生命鲜血换来的。绝大部分战士和中下级指挥员都没打过仗。那时看到毛主席写的“论持久战”如获至宝。

在敌人进剿步步加深,斗争越来越残酷的情况下,怎样才能坚持平原游击战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大课题。一九三八年底至一九三九年初,我三十三团(以前叫三十三大队),曾主动打过蠡县城、大百尺村、旧城镇三个据点。都是日军头天占领,我军第二天夜间去攻打,由于敌人武器强,又占据了城镇的高房堡垒,我军无法攻下,不但没有消灭了敌人,还受了损失。我们的大队长刘亦珂同志就是在攻打旧城战斗中牺性的。

为了加强冀中平原抗日游击战争的力量,制止国民党顽固派搞磨擦,增强冀中军民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信心,党中央增派了由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的一二○师,即亚五、亚六团,由师长贺龙、参谋长周士第率领来到冀中。一九三九年四月,在河间齐会打了一个硬仗,消灭日军七百余名。那是冀中打的最激烈、消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战斗。打击了敌人气焰,鼓舞了冀中军民抗战斗志和信心。

就在齐会战斗不几天,廖汉生政委、金如柏主任带领的亚六团通知我们说:“明天驻河间的日军有五、六百人要外出扫荡……”要我们在明天拂晓前秘密地布置在河间城西南七华里的黑马张庄村东,要打敌人的伏击。

亚六团布置在正面;我团布置在亚六团的北侧翼。天还不亮就布置好了。等到拂晓时,敌人果然来了,大远看到黄乎乎的一队日本鬼子,向我们的伏击圈走来。

距我们几十米远的时候,敌人还没有发觉我们,又往前走了不几步,指挥员一声喊:“打!”机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一下子就把敌人打蒙了。鬼子扭头就往回跑。这一仗打死打伤敌人三百多,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日军尸体、重伤员都没有来得及抢走。这正好是我们敌工人员的工作对象。我敌工人员抓紧时间在敌尸体上放了瓦解敌军的传单,我卫生员给重伤员上了药,包扎好伤口,又对敌伤员讲了我军的俘虏政策,给了他们一些宣传品,就叫当地群众用门板把伤员抬回河间县城。

我们按照速战速决的原则,迅速打扫了战场,便立即转移了。当敌人援兵到达时,我们早已无影无踪了,只剩下敌人的尸体和我们撒下的宣传品。

过了几天驻蠡县的日伪军约四、五百人外出扫荡,亚六团又通知我们,第二天上午在潴龙河东侧的莲子口村南伏击这股敌人。打法和上次一样,还是亚六团打正面,我们布置在亚六团侧翼—东边,以墙做掩体等待敌人的到来。约十点钟左右发现敌人列队气势凶凶地朝我们走来,快接近村边时,即遭到我军阻击,战斗十分激烈地打响了。

一股约百余名的鬼子,想迂回袭击我军,从东南角包抄过来,我们以半截土墙作掩体,把机枪调好,个个做好突然开火的准备。当敌人距我前沿只有几十米远时,指挥员一声命令,“打!”机枪、步枪一齐向敌人开了火,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团,当即把鬼子撩倒十几个。

但敌人很顽固,前边倒下了,后边的继续往上冲,有两个家伙一直冲到机枪阵地,用手来夺我们的机枪,一下子把机枪筒给抓住了。机枪旁边的另一个战士,眼灵手快,跃起身体一下用刺刀把敌人的手挑开,乒乓两枪,两个鬼子撩倒了。战斗从上午十时一直打到黄昏,鬼子终于被打退了。这次战斗敌人伤亡百余名,我们伤亡很少。打扫了战场,我们便立即转移了。

两次战斗之后,利用休息时间,周士第同志及时地做了战斗总结,我团的军政干部也都参加了。

周参谋长从敌情侦察、寻找战机、我军部署,到敌我双方在战斗中的表现,我军作战中的优缺点,以及政治工作的经验等都总结得有条有理,对我们的启发很大。

不久,我团在清苑温仁村打了敌人一个伏击,由于战斗是按照黑马张庄的打法进行的,所以也打得很漂亮,达到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保存自己的目的。

通过这几次战斗,我们学习了老红军好的战斗作风。部队从政治素养、勇敢精神、纪律观念等方面,都有了明显的进步。老红军在战斗中勇挑重担,对新战友倍加照顾,团结友爱,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些好的传统、作风使我团指战员深受教育。两次战斗真正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这些往事虽然已过去四十多年了,但至今记忆犹新。

附:周士第(1900.9.9—1979.6.30),广东乐会(今海南琼海)人。192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生涯中,历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第1营营长、团参谋长、代理团长、团长,第25师师长,八路军第120师参谋长,晋西北军区参谋长,晋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华北军区第1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第18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西南军区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司令员等职。参加北伐战争、南昌起义、长征、百团大战,指挥晋北战役,协助徐向前指挥晋中战役、太原战役,参与指挥扶?战役和秦岭战役,连续解放汉中、广元、剑阁、江油、绵阳等40多座县城,参与指挥抗美援朝战争防空作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79年6月30日于北京病逝,享年7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