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灸学习网讯:《黄茧》第18章 5-比较正规的买球软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2-06-11 13:17

《黄茧》第18章 5

此外据尹青回报,艾灸学习网讯:掌柜还特意交代他猜想闯占黄茧寨北那批外族人,应就是元炎率领袭寨灰衣人余部,估计他们在山崩泄洪中幸存下来,但被元青布施符箓困围在三道山中,无法撤离而去,只能潜返回黄茧寨暂居下来,因符箓禁限他们伤害寨人,是以灰衣人威逼谈和,最后达成分寨而治,尽管他们当前无法逃离三道山,却是定然没有放弃,多夜半时翻山尝试逃撤,应没人能够逃出符箓,远离者反都命丧三道山,这批灰衣人首领怕就是元炎,也定是他背后主使这一切,想方设法去破除元青所施符箓。

掌柜说上次在我黄奎屋前窗下偷听,应是他梦中之话,想是那元炎推知元青骨肉已生于世间,便急想将其带回黄茧寨,以助破其符箓,故控制黄奎前来汉口镇尹济堂药铺。掌柜发现他言语举止十分怪异不同寻常,迟缓之极像是为什么东西所控制,那种感觉,尹掌柜说他陪元青给布政使大人看医怪病时似曾见过,再回想元青临终托嘱,由此推断元炎已回占黄茧寨,应下无法逃离三道山,是以拼命想找出破除符箓之法,想他之后所为,应是想出一定门道,关键便在元青骨肉后代身上,因其流有元青精血,是以能破除元青所施那道符箓,而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元青临终嘱咐,如孩子生下,黄灵一定要远离黄茧寨,万不可再回寨中原因,另掌柜也担心一旦元炎破除符箓,后患无穷大寨危矣。

听齐伯全部讲完,自己这才理解干爹深谋远虑、良苦用心及其永绝后患行为处事,对干爹的厚爱恩感不已,齐伯夫妻离去前,我请他俩带话干爹安心保重身体,自己与宝峰就此住下勿用挂念,只能日后再报干爹大恩。两人走后,我又将元青临终所嘱细细思忆一遍,后便将孩子改姓尹名宝峰,从元青骨灰之中采拾的那粒白珠,让人嵌坠制成一副手串,在宝峰周岁时佩带其身。

说来也怪,安身广州府后,小宝夜哭夜闹较之前少了许多,自己当时便想或是这里天气暖和与宝峰长大原因,后给宝峰佩戴自己请人改制那副吊坠手串,宝峰夜间尽然再无哭闹发生,这时我才有所警觉,之前小宝夜间哭闹甚是怪异反常,或许确是与元炎有关,元青嘱咐与干爹谨慎全然是对,故此手串后与宝峰佩戴再无分离,我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安身在这仁心堂药铺之中。

之前自己跟青哥有过学医看诊,帮他记录整理无数病例医方,后又在干爹尹济堂药铺帮手理事,所以在给单娥打起下手可谓得心应手,对每日来店抓药者病情药方,都会细细问询誊抄备录,久而久之,许多病药医方熟记于心,夜间哄小宝入睡之后,自己便以之前青哥医方为主,这些后记后录药方为辅,同病两相比对,于药材配选与用量大小作出修正,最终写记出医方千篇,后期更对数种常见病验试自治医方,交呈单掌柜定审,单掌柜看后大为惊喜,即让单娥与我一同调配调试初获成功,又请伙计再呈送去汉口镇尹济堂干爹处验试,协商共同配制医病药丸,干爹收到医方药丸亲自调验,后回信单掌柜道:药方亲鉴,甚好,愿出资白银千两与仁心堂在广州府共制药丸厂,于是两家药铺联手打造推出仁济药丸字号,单掌柜更将药丸字号制作事宜全交由我牵头负责,仁济药丸后口碑相传名声远播,远销东南沿海各个番国。

两年后,干爹借生意之机,南下探亲与我宝峰母子相见,秘密告知:自我走后再无人前去汉口镇尹济堂药铺打探过小宝消息,事情应是就此了结,众人皆感心安。后干爹时常借南下进药之机过来看我,但每次相见相离,别是一番愁怅,时光就在这不经意相聚相离中悄悄流逝,干爹终在宝峰十三岁时,了结汉口镇尹济堂药铺全部生意,搬来广州府专心经营仁济药丸字号,也是自那之后,我与黄茧寨便完全断去所有联系,而干爹直到宝峰成年后,一日于睡梦中平静辞世。

宝峰性格内向弱柔,不爱与外人交际,长大成年一直随我身边,帮仁济药丸字号做事,他年过三十岁才娶妻成婚,由单娥媒妁,娶其一远亲侄女单晴,婚后一年,单晴生下一子,小名小宝,我原以一切都是平顺安好,不想小宝出生百日之后,突然夜哭不睡。

仁济药丸字号也是药界大家,自家多番医诊,始终查不出小宝病因,宝峰、单晴夫妻放心不下,又特意请来广州府几位名医诊看,也开出多付调理方子,但煎煮熬服仍不见好,小宝持续夜哭不止人渐消瘦,家人皆是忧心如焚,一日还是单晴向我问起宝峰小时有无此种病症,忽将我激醒过来,自己瞬间忆想起二十多年前宝峰幼时夜哭情形,旧时重现,一切惊人相似,元炎危机隐隐浮现。

此事过去近三十年,我原以一切尘封消散,不想这般魔咒重现,为不让家人惶恐不宁,自己当时并没有讲说实情,只是故作不经意,让宝峰将从小随身佩戴那护身手串摘取下来,换戴给小宝,不想实乃神奇,小宝戴上手串竟立无夜哭,夜夜安睡更一日好胜一日,宝峰、单晴大为欣喜。

宝峰得见此手串竟能庇佑小宝安康,视它为传家之宝,对其尽心护藏,并不断与我追问此副手串由来,势要花费重金,为家人每人置请一副,听他言说,往事在我心中翻涌,自己从未对宝峰讲说过早年发生在黄茧寨的那些惊心动魄往事,其实这粒白珠我曾给干爹尹江识辨过,干爹看后大惊无语,过后许久才告诉与我,说此为尸骨舍利,乃是有为高僧大德,火化之后天赐之有,看来元青绝非常人,此中必是暗藏天缘道机,我需依他临终相嘱,将此尸骨舍利收纳放好,日后必有大用,而此一切自己根本无法与宝峰言说,每当宝峰向我问起他爹,我总推说他爹是在早前一场瘟疫中病故去世,而这副手串是自己上寺庙烧香为宝峰祈求平安时,偶遇一云游僧人赐赠,给你佩戴在身后,再去寺庙烧香还愿时,那僧人早已云游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