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灸学习网讯:《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新章节列表-比较正规的买球软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2-06-11 09:24

月初姣姣的小说《《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艾灸学习网讯:主角《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该部小说的作者月初姣姣的文笔清新流畅,让《《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一起来看1v1he小说《《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吧他的喜欢,是旷野荒原的风,暴烈温柔。——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季队长,野路子出身,不羁散漫,难以亲近,不好惹又难相处。出差一趟,听说处了个女朋友。众人感慨:这是谁家姑娘瞎了眼。**后来的某天,保护区里来了个小

42 心疼,一大捧玫瑰花

林初盛泡着脚,看着窗外漫天朔雪,想着今日种种,又羞又恼,这世上怎么会有他这么狗的男人!

自己还是太单纯。

上床睡觉前,季北周又给他发信息,【结束了,现在开车回家。】

林初盛心里憋着口气,没回信息。

倒是季北周回家途中,多次翻看手机,惹得季成彧都忍不住调侃,“哥,等嫂子电话啊?”

季北周不置可否。

“这么晚,嫂子是不是睡了?”

“不会。”

“那她为什么不回你电话?你惹得生气了?”季成彧兴奋得凑过去,“女孩子啊,是要哄的,送花、送点小礼物,也不需要太贵重,再说几句好话,她们都很心软的……”

“你的话能信?”

“谈恋爱,我比你有经验。”

“除了跟弟妹,都是些失败的经验,不听也罢。”

“……”

季成彧气疯了,加之今天好心撮合朋友又被骂智障,心里窝着火,脸都憋红了。

——

第二天中午去父母家吃饭,这是早就敲定好的行程安排,赵茜要上班,下班赶过去时,饭菜基本都做好了,只等她来,再现炒两个热菜。

一家人上桌入座后,季成彧就开始抱怨某个亲哥。

“北周,你又欺负他了?”

周苏红对此见怪不怪,这兄弟俩从小到大,从没相亲相爱过。

季北周这个做哥哥,也总爱“欺负”弟弟,不过季成彧呢,也不知怎么回事,被欺负了,还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

“妈,你看他,完全不否认!”季成彧直言。

季北周挑眉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没想到你都结婚了,居然还喜欢跟爸妈打小报告?你是小学生吗?再者说……”

“吃饭时说话,影响消化。”

“……”

快吃完饭的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季永正放下筷子,看向季北周,“北周。”

“爸。”

季永正50多岁,生意人,剑眉朗目,浓眉紧锁,有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他们家是典型的严父慈母组合。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这话,餐桌气氛瞬时变得不同。

“难道你准备干一辈子?那么危险,离家又远,前些年我都没怎么说这件事,现在你弟弟都结婚了,你要是谈恋爱结婚,常年在那么远的地方,小姑娘同意,我怕她爸妈都不会愿意,回家找个稳定的工作多好……”

季北周放下筷子,“爸,我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我知道你这工作有意义的,可你也要考虑现实!前些年接到电话,说你抓捕盗猎的人,重伤住院,在急救,下了病危,你们领导通知家里,你妈当时就急得差点昏过去。”

“行了,吃饭时别说这种话。”周苏红瞧着丈夫有些急眼,急忙出来调停。

“是啊爸,您再吃两口。”季成彧笑道。

“今天妈做得排骨特别好吃,爸再尝尝?”赵茜也出来圆场。

季永正餐桌上没再说什么,吃完饭把季北周叫到书房,因为他工作的事又再度发生争执。

**

朔雪连天,下了整整一日,气温陡降几度。

雪刚停,天微亮,林初盛就听到父亲打电话的声音,似乎是刚修好的水泵又坏了,让师傅再过来一趟。

研究生的班级群里,有两个教授已经通过班长发通知,说这学期的课程结束,截止月底需要上交课程论文,林初盛窝在家里收集相关文献资料。

吃过午饭接到赵茜电话,因为大雪,临时放假,约她中午下班逛街吃饭。

见面后,林初盛还笑道,“你跟我出来吃午饭,你老公一个人在家怎么办?”

“他最近都在爸妈家,不用管他。”

“你怎么不去?”

“我昨天还去了。”赵茜想着昨日中午发生的事,还忍不住叹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怎么还唉声叹气的。”

“就我之前跟你提过,爸妈不喜欢大哥的工作,昨天中午又因为这事儿闹得不太愉快。”

“爸希望大哥回来工作,大哥不肯,两个人都有道理,我这个做儿媳、弟妹的也不好多说什么。”赵茜语气无奈。

“所以成哥最近才经常往那边跑,爸跟大哥要是再起冲突,他也能劝着点。”

林初盛认真听着,若有所思,做父母的心情都能体谅,她在滇城目睹过盗猎者的凶残,也理解季北周的选择。

前些天对他还又气又恼,现在反而多了些理解和心疼,所以季北周再度发信息给她时,她也回复了。

【终于肯理我了?还在生气?】

林初盛想到他正为家里的事发愁,又觉得自己再这般就显得小气任性了。

【我没生气。】

【我过几天要走了,你答应我的那顿饭,准备什么兑现?】

上回请客被他抢了单,林初盛思量着他心情肯定不好,自己又欠他一顿饭,请客也是应该的,【我随时都有空。】

【那就今晚,我去接你。】

【好。】

——

到了约定时间,林初盛与父母打了招呼就匆匆出门,她特意让季北周在离她家远一点的地方等着。

冬日昼短夜长,又逢融雪天,五点不到,天色已暗沉。

林初盛全副武装,只露出双眼睛,饶是如此,寒风一吹,仍旧冷得打了个哆嗦,一路上,她都在想,他最近心情应该很差,该怎么拐着弯的安慰他两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