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灸学习网讯:第二章 怀孕是场最艰难的考试 第五节-比较正规的买球软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2-06-11 05:04

就在顾小影经历着一场对她而言不啻于晴天霹雳的大事件的时候,艾灸学习网讯:她不知道,省城里,段斐和许莘的生活也算是电闪雷鸣了。

起因是四月末,果果一直咳嗽不止。症状也奇怪,有点像感冒,但是不流鼻涕不打喷嚏不发烧。可是如果不是感冒,也找不出病根,反正就是咳嗽,且咳得当妈的人心都碎了。眼见着咳嗽了好久,能用的食疗偏方都用了一遍,还是不见康复,段斐没办法,只好又抱果果去了医院。还是省中医的儿科,许莘提前给杜屹北打了招呼,结果本来不是杜屹北的班,他也急匆匆赶过去亲自给果果看病。段斐急归急,但很感动,而许莘似乎也是第一次发现——居然被顾小影说对了,找个大夫还真是挺不错。

杜屹北认认真真地给果果检查,看看咽喉,听听胸腔,段斐在一边看着,忍不住问:“医生,果果没事吧?”

杜屹北检查完了,抬头摘了口罩微笑:“没事,这个季节干燥,不少孩子都咳嗽,我给你开张方子,中药调理一下。”

他开始在药方上开始写字,荆芥、桑叶、薄荷、川贝、银花……一边写还一边嘱咐:“止咳糖浆就不要喝了,像葱、姜、蒜、韭菜之类的辛辣食品和鱼类也不要吃了,别滥用药,调理一下就会好。”

停笔的时候看看果果泪眼朦胧的小脸,他又笑一笑补充:“她这个时候应该正是味觉敏感的时候,可能会嫌中药苦,所以药汁温度尽量保持在37度以下,也可以稍加点冰糖、白糖,能减轻苦味。一般来说,100毫升药汁分六七次喂完就可以。”

他这样说话的时候目光温和、神态安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气场——不是老中医那样的气韵沉厚,也不是普通年轻人那样的阳光张扬,是什么呢?许莘也形容不出来,但反正感觉不错。再加上他认真给孩子检查、写药方时的那种模样,居然奇迹般地让许莘想起“认真的男人最好看”这句话。

说实在的,这时的杜屹北,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观,都在一瞬间让许莘有点动心。

可是,许莘又忍不住想:她是想找个有共同语言的人啊,虽然不至于是同行,可至少也得聊得来吧?可杜屹北,他是学医科的,而医学和艺术……这似乎完全不搭界啊!

“想什么呢?”许莘正天马行空的时候,段斐抱着果果碰她一下,“陪我拿药去。”

“哦。”许莘如梦初醒地回头,刚准备拿药方,却见杜屹北已经跟着走出来,笑着对她们说:“我去吧,你们稍等。”

“这怎么行?”段斐急了,“已经很麻烦你了。”

“没关系,”杜屹北笑一笑,“你们坐着等我一下。”

段斐急忙再碰碰许莘:“你跟着一起去,交费回来我报销。”

“哦,”许莘乖乖地点点头,第一次没有反抗她姐的刻意安排,冲着杜屹北的背影喊,“等我一下。”

杜屹北站在电梯前,略一挡住电梯门,回头道:“快点。”

电梯里的光线射出来,照到他身上,那身白大褂一下子被镀上一层好看的金色。那也是第一次,连很少看言情小说的许莘都知道了,为什么顾小影总能被小说里那些温和的男医生形象弄得五迷三道的——因为真的很好看啊!

就这样,傍晚,段斐抱果果回家,许莘留下替段斐请杜屹北吃饭以示报答。杜屹北很爽快就答应了,但提出个交换条件是饭后他请许莘喝茶。许莘点点头,主随客便,吃饭的地点就依杜屹北的建议选在中医院附近一条巷子里——只是一家普通的小海鲜店,但地道的菜式让许莘屡次表示一定要带馋猫顾小影来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好酒不怕巷子深”。她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地给杜屹北讲起自己和顾小影是怎样吃遍省城小餐馆无敌手的,杜屹北笑眯眯地听着,还不忘随时给许莘递纸巾、倒茶水、盛汤。许莘来不及说谢谢,便只能在心里感叹:多少年没被人这么绅士地照顾过了,还真有点不适应。

席间的话题当然也是愉悦的——许莘谈起自己的职业就眉飞色舞,那不单纯是种职业满足感,或许还是一种因为兴趣或者爱好而生的由衷的幸福感。她谈自己喜欢的童书,尤其是她最喜欢的绘本,讲那里面线条与色彩的结合,言简意赅却感人至深的故事……她绘声绘色地给杜屹北讲一个叫做《爷爷变成了幽灵》的故事,杜屹北看着面前这个不过几面之缘的女孩子的脸,奇迹般地觉得似乎很久以前就认识。

许莘讲得很专注,眼睛睁得大大的,讲着讲着就含了雾气:“有一个小男孩叫艾斯本,他最喜欢自己的爷爷了。可是突然有一天,爷爷倒在大街上,死于心脏病发作。艾斯本伤心极了,每天都在哭。直到一个晚上,爷爷突然就回来了!他坐在艾斯本的橱柜上,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暗。艾斯本就问他说‘爷爷你不是死了吗?’,爷爷说‘我也以为我死了’。艾斯本恍然大悟说‘爷爷你变成了幽灵’!”

杜屹北看着许莘,点点头,也很感兴趣的问:“然后呢?”

“从那天晚上,每到爸爸妈妈睡觉后,爷爷就会来看艾斯本。艾斯本很高兴,可是爷爷说他一点都不快乐,因为不能总是做一个幽灵啊!艾斯本就去翻自己的一本关于幽灵的书,书上说,如果一个人在世的时候忘了做一件事,他就会变成幽灵。艾斯本问爷爷‘爷爷你忘记了什么事呢’,爷爷叹口气说‘要是我知道就好了’。于是艾斯本决心帮爷爷想起来他忘记的那件事,他和爷爷一起回到了爷爷过去的家,看着墙上的照片,回忆起很多事,比如爷爷和奶奶约会时的那个吻,爷爷有了儿子之后被尿了一身的尿,甚至想起来从院子里采来的草莓的味道,以及电视上看过的帆船的节目……可是,这些都不是爷爷所忘记的那件事。”

许莘摊摊手,叹口气,喝口茶。杜屹北拿起茶壶再给她续点水,问:“然后呢?”

“第二天晚上,爷爷又来了,艾斯本又和爷爷在镇子上转来转去,可是爷爷还是没法想出来他忘记了什么。天亮以后,爷爷走了,艾斯本告诉自己的爸爸妈妈说他看到了爷爷,可是没有人相信他,所有人都觉得这是艾斯本在做梦。艾斯本很失望。那天晚上,艾斯本又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在等着爷爷,可是爷爷没有来。他从窗户爬出去,悄悄地围着房子找了一圈,呼唤着爷爷,可是没有找到爷爷。他还去了爷爷家,去了镇子上,最后才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接过没想到爷爷正坐在橱柜上看着他笑。艾斯本生气了,说‘有什么好笑的’,爷爷却说‘艾斯本,我想起来了,那件事是和你我有关的一件事’。”

说到这里,许莘停了一下,她的眼眶有点湿润,杜屹北看着她,静静地,也不说话。

“然后,爷爷说‘艾斯本我想起来我忘记什么事了’。这样说着的时候,爷爷不笑了,”许莘顿一顿,“爷爷说‘我忘记对你说再见了,我的小艾斯本’……”

许莘终于忍不住抽一下鼻子,低头喝水。杜屹北轻轻叹口气,道:“很感人的故事。”

许莘有点怅然:“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恐怕都体会不到……我爷爷离开我的时候,也是这么突然。后来的很多年里,我都在想他欠我一个‘再见’呢。他一手带大的小姑娘,他都没来得及告别……”

杜屹北看着许莘,似乎突然间就被那种发自内心的情绪所感动,他在心里想:如果说他很喜欢听眼前这个本来并不算太熟悉的女孩子说话……这代表什么?

也是直到这时,许莘抬起头,才发现似乎一直都是自己在侃侃而谈。

她略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是不是我话太多了?”

杜屹北摇摇头:“没有,虽然我一直在儿科工作,接触的也是小孩子,可是从来没有人给我讲这么感人的故事。”

许莘也笑了:“谢谢。”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真挚,所以杜屹北不知道她心里的那些起伏的情绪。她其实是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专注以及轻微的失态,但看着杜屹北的表情,她知道了他的确并没有什么反感——这令她觉得温暖并贴心。

这俩人吃饭很快,吃完的时候还不到七点。许莘掏出钱包结账,杜屹北并不阻拦,反倒是店主见杜屹北是熟客,没多说话就打了折。转身出了店门,杜屹北随许莘去了她常去的一家咖啡馆。虽然是学中医出身,但他难得地不絮叨——不讲咖啡不好,也不讲晚上喝茶不健康,这倒让许莘觉得很惊讶。

结果点餐的时候许莘就忍不住又暴露出自己不厚道的那一面,问:“我喝奶茶可以吗?”

杜屹北笑了,一笑又有两个酒窝:“可以。”

许莘转转眼珠子:“喝咖啡呢?”

杜屹北又笑了:“如果不影响睡眠,也可以。”

“如果影响睡眠,但因为喜欢所以偏要喝呢?”许莘不厚道地抬杠。

“很多人都无法抗拒口腹之欲,所以大可以在不影响自身正常生活的状态下偶尔纵容自己一下,”杜屹北很认真地答,“比如你可以上午或者下午喝咖啡,解解馋。晚上明知道影响睡眠还要喝,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看许莘一脸恶作剧的表情,杜屹北也不怀好意地补充一句:“再说你今天见了我,明天就挂两个黑眼圈,别人会不会多想……我就不知道了。”

许莘咳嗽两声,哭笑不得:她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大夫不仅反应敏捷,而且还挺善于抓人软肋。看来这小大夫的品性还真是很对她的胃口,既不抠门也不扭捏,举手投足间都挺大方,虽然是医学世家长大,但并没有让人无法忍受的洁癖。他能带她吃风味小店里的特色菜,也能陪她在咖啡馆里喝奶茶——虽然连许莘自己都知道奶茶其实远没有温开水健康,但就冲着杜屹北这份不随便指摘他人生活习惯的优点,许莘已然十分满意。

她一边喝奶茶一边好奇地问:“在儿科做医生,吵不吵?”

“还好吧,”杜屹北笑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丝毫没有上次聚餐时的眉飞色舞,反倒是种宁静温润的气质,倒是很衬一个中医师给人的习惯印象,“化验室比较吵,因为小孩子怕抽血。”

他话音未落,突然手机响起来,他看看手机屏幕,乐了,对许莘说:“我哥,蒋明波。”

杜屹北一边说一边接起电话:“哥,有事吗?”

不知蒋明波说了些什么,只听见杜屹北点头说“好”、“行”、“我真同情你”……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看许莘一脸很好奇的表情,杜屹北无奈地解释:“我哥今晚要来找我住。”

“你们兄弟俩的感情挺好的!”许莘感叹。

“感情是不错,不过我更是我哥的避难所,”杜屹北叹口气,“我有时候都觉得很庆幸,虽然我妈那人很唠叨,但好歹不像我大姑那么难缠。”

“你大姑?”许莘不明白,“那就是蒋医生的妈妈?”

“是啊,”杜屹北摇头,“她这人,怎么说呢,人还是挺好的,就是……”

他冥思苦想一阵:“就是有点太苛刻了。”

“苛刻?”许莘依然很纳闷。

“就是说她和我们的审美不太一样,她能看上的姑娘我哥都看不上,可是我哥看上的姑娘她都能挑出毛病来。”

“哦,我明白了,”许莘点头,选了个中性词来修饰,“就是说她挺有主见的。”

“那是太有主见了,”杜屹北很无奈,“像我表姐,就是蒋明波的亲姐姐,人家和男朋友谈得挺好的,就是被我大姑生生拆散的!其实我大姑也是为了我表姐好,她怕我表姐嫁到农村婆婆家会吃苦,所以极力反对她嫁给一个农村出来的小伙子。当然那人我是没见过,不过我觉得换了我妈是不会这么强硬的。”

许莘点点头:“你家是知识分子家庭嘛,应该还是挺开明的。”

“其实我爸挺迂腐,还挺保守,”杜屹北好像卯足了劲要给许莘讲解自家的人物特征,优缺点综合介绍以增强全面了解,“不过还是比较尊重我的,找女朋友这件事,当然最后还是我说了算。”

许莘奇怪地看杜屹北一眼,她当然猜到这些话是说给她听的,心里也确实有几分欣慰——这么资优的一个青年才俊,能对自己说这些话,其实也是一种肯定了吧?虽然她也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自作多情,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会看上自己这个不年轻、不水灵的候选人,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作为一个二十八岁的大龄剩女,其实依然可以迎来明媚的春天?

可是对杜屹北其人的了解到底还是比较少,许莘说话很谨慎:“在我家,我爸妈也是很尊重我的意见的。”

杜屹北很高兴:“其实这样最好,看看我表姐就知道,父母虽然是一片好心,有时候也不一定有英明决策。说到底,过日子的是你自己又不是别人,还是自己的判断最重要。”

话说到这里,许莘已经完全明白了——杜屹北这完全就是一种近乎“兜底”的聊天方式了,因为对普通的陌生人或者一般的朋友,这种家庭生活类的信息近乎隐私,压根没有拿出来聊天的必要。

她有点不太能相信自己的好运气——难道,真的还能让她遇见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人,而恰巧对方也觉得她不错?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她觉得有点恍惚。

直到又一个电话打来,在杜屹北接电话的刹那,许莘听到一个似乎在哪里听过的称呼:“曼琳姐,你饶了我吧,我又不是110,没有查失踪人口的能力……我知道,可是我这次真的没有私藏我哥……不信你去找啊!行,我给你我家的钥匙,你要是能在我家里、我宿舍里找到我哥,我明天陪他去相亲还不行吗?”

絮叨了几分钟,杜屹北终于叹口气挂断电话,看着许莘抱怨:“我表姐,估计也被我大姑逼得快疯了,跟个警察似的,一个劲问我我哥的下落。我看她就是被我那个警察姐夫给影响的,看谁都像嫌疑犯。”

“可是,你好像不仅仅是嫌疑犯,”许莘盯着杜屹北看,“你明明就是同案犯!”

“嘿嘿,”杜屹北乐了,“多亏我聪明,给我哥找了个秘密藏身的地方,是我同学出国后委托我帮他照看的房子,那里我姐肯定找不到!”

“哦对了,”许莘灵光一闪,“你刚才说,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谁?我姐?”杜屹北看看许莘,“蒋曼琳。怎么,你认识她?”

“她在哪里工作?”似乎,记忆中有碎片,一点点拼接到一起。

“原来在人事厅,现在在省政府,”杜屹北好奇地问,“你认识?”

人事厅、蒋曼琳、当警察的丈夫、苛刻的母亲……记忆的碎片终于拼成一块斑驳却也清晰的拼图,许莘倒抽一口冷气——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管大哥的前女友不就叫“蒋曼琳”吗?那么,那个嫌弃管桐是农村出身的女人,岂不就是蒋曼琳和蒋明波的妈、杜屹北所说的“苛刻的”大姑?!

“你姐夫,是副省长的儿子吧……”许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说出这句话,内心有个声音在叫嚣——否定我,求求你否定我,就说我说的不对,完全是杜撰……

可是真遗憾,因为杜屹北完全是一副被吓到的表情:“这个你都知道?你认识我姐?”

“呵呵,不熟,完全不熟,”许莘好不容易扯出个笑容,还半死不活的,“好像,顾小影那个被人挑剩下的老公,就是你表姐的前男友……他们,就是你刚刚说被活活拆散的那一对。”

杜屹北张张嘴,半晌才说:“不会这么巧吧……”

“我想会的。”许莘苦笑。她想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呢——好不容易遇见个自己觉得不错、对方也觉得自己不错的男人,可是居然有这么一家子恐怖的亲戚,还生活在一个距离自己无比遥远的大宅门里……自己要不要速速闪人?

这么想着的工夫,行动已经先于大脑作出判断,许莘迅速看看手表笑一笑:“时间不早了,咱走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杜屹北愣一下,似乎没想到才晚上七点半就算“不早了”,而且刚刚明明聊得好好的,怎么就变成急着要走了?就因为说到蒋曼琳?

来自儿科医生的敏感令杜屹北当机立断:“不晚,再聊会儿!”

许莘瞠目结舌,已经站起来一半的身子生生被探身过来的杜屹北给按下去——作为一名有着丰富相亲经验的大龄剩女,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有魄力、有勇气、有赖皮精神的相亲者!

杜屹北一扫刚才的温和表情,变得无比严肃:“你怎么了?就因为我表姐之前和你好朋友的老公分手了,你就撂挑子要走?这压根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许莘讪笑:“没有,我只是觉得天色不早了……”

她指指窗外的马路——四月底的晚上七点半已经灯火通明:“再说我就是代表我姐来表示一下谢意,谢完了总得回家啊!”

“就是为了代表你姐?”杜屹北看着许莘,一脸的不相信,“如果真是这样,我从一开始就不会答应来这里。人人都知道我杜屹北医生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从来不接受患者家属的任何答谢!”

许莘被这一串自我讴歌呛到了,心想其实这人的语言风格和顾小影有得一拼,怎么看怎么不像学中医的,干脆也开始耍赖皮:“那反正我谢也谢过了,你就当做自己没被答谢好了,咱俩都求个心安理得。”

“我是儿科医生,不是儿童,”杜屹北皱眉,“说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没有,你千万别误会,”许莘赔笑,“江老师和我姐就属于乱点鸳鸯谱……”

“乱点鸳鸯谱?”杜屹北抱着胳膊端详许莘,“虽然我来这里的确是因为我师兄给派了任务,但聊了这么多之后,我觉得已经自觉自愿地想认识你了。你呢?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我对你挺有好感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俩也算愧对这三十岁的年纪了。”

“我才二十八!”许莘磨牙,一边磨一边淌冷汗,内心充满敬仰——真看不出来这小大夫还挺有魄力啊!更看不出来自己虽年纪一把了但魅力犹存啊!

“二十八离三十也不远,”杜屹北也豁出去了,看着许莘喷火的眼不怕死地谏言,“我说白了吧,我这人优点和缺点都挺明显的,优点就是负责任、比较勤奋、还算细心,缺点就是工作太忙,随叫随到。以前因为这个事耽误了不少次相亲活动,给人家姑娘留下的印象也不好。我觉得咱俩认识在先,相亲在后,说起来也不算纯粹意义上的相亲,也是挺有缘分的,你说是不是?”

“不是!”许莘当机立断,“咱俩其实挺不合适的!咱俩行业距离太远,将来会没有共同语言,做不到相互理解!”

“怎么远了?你是童书编辑,我是儿科医生,我们都从事着充满爱心的工作,为祖国的花骨朵呕心沥血、勤奋工作,咱怎么远了?”杜屹北一旦豁出去了就甩开全部的温和而变得步步紧逼!

许莘吓一跳,心想反正你豁出去了那我也豁出去得了,干脆瞪眼道:“你可以反驳,也可以认为我污蔑,但是我还是得说我的心里话,而且话糙理不糙——你听好了,我就是觉得你那大姑太势利了,跟这种人做亲戚我有心理压力!看你和你哥感情这么好,估计也是你大姑家的常客,我就不打算趟这个浑水了,免得我以后每次进她家门还得温习一遍嫌贫爱富的经典案例。再说你家家学渊源,你爷爷的名字我在报纸上、电视上都见过,简直是如雷贯耳,所以你也算是名门之后了,你家要是能看上我这样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那就真成了灰姑娘传奇——可是偏偏,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传奇。”

许莘喘口气,见杜屹北张口打算说什么,打个暂停的手势继续抢夺话语权:“杜大夫你这人真的挺好的,对我姐帮助也很大,我觉得你是个很有爱心的人,希望以后不要对我外甥女有成见,毕竟我们还得去你那里给果果看病。你也看见了,果果没有爸爸,怪可怜的,你别歧视她。再说我这个人这么大岁数了,没有年轻小姑娘那么耗得起,我就想找个合适的男人结婚。虽然你条件挺好,可是你的亲戚、你家的背景都太彪悍了……所以咱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吧!虽然我不明白你究竟喜欢我什么,但我还是得说,谢谢你,真的,你增强了我今后在相亲道路上的信心与勇气,能够让我继续勇敢地面对生活。虽然前路很曲折,但因为你这么优秀的人都能看上我,这使我相信我终究可以找到光明的未来!”

许莘前半段如唐僧念经后半段如烈士陈词般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大段话之后,也不管杜屹北已经完全僵滞了的表情,抓起包扬长而去。直等到发动了车子汇入到马路上流淌的车河中去之后,许莘才叹息:说到底,她还真是个顾小影口中的“废物点心”。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年纪大了,硬撑着等到今天便越发谨慎了……她居然还真的能被这个突发事件吓得抱头鼠窜?

唉,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她对源远流长的杜氏家族的莫名恐惧,其实杜屹北真的是个打着灯笼没处找的结婚对象了……回家的路上,许莘一边扼腕叹息,一边趁等红灯的间歇给顾小影发短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大八卦,只能面谈!

过会,顾小影回复:五月三日去你姐家,我给你们带了蒲荫当地的新蜂蜜。

可是,这也是第一次,食物的到来居然无法冲淡许莘心中若有若无的遗憾……她再看看手机,想想杜屹北,终于忍不住还是叹了口气。

过了一个村……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一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