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灸学习网讯:正文 第859章 豺狼因腐肉齐聚一堂-比较正规的买球软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2-06-11 04:03

    第十尾,艾灸学习网讯:突破九尾极限,是九尾血脉的巅峰,足以让殷念在九尾宗称王,是九尾宗那帮人做梦都想要拥有的毕生所求。

    十尾生出的瞬间,天空中传来一声微弱哭啼,是雏鸟破壳而出的第一声,有什么东西碎掉,有什么东西长出,众人都闻到了来自雪融水和初春嫩芽的芳香。

    天地自然所有的‘初’都汇聚在了一起,生生不息,十尾落成便化人。

    一双巨大的猫儿竖瞳出现在天空之上,盯着远方某一处位置。

    瞳仁瞬间收缩成一条细线。

    所有人都仿佛被扼住了咽喉一般。

    最后一丝昏黄日光被峦山锋线吞噬,最适合猫儿活动的黑夜为她披上了浓色战袍。

    殷念伸出了手,十道雷廷随她手指所至之处被牵引征服,猛地蹿出雷蛇,长而绵细,虽细却狂躁,瞬蜿蜒千里,“正南方,万万里后。”

    她的双眼笼罩着一层雷光,“巨大的魔樟树下,再深挖三千六百五十里,有我的血脉至亲!”

    话音落下。

    她脚下瞬间炸开电光,人已瞬行百里。

    “嘻嘻嘻嘻。”婴儿的欢笑声紧随其后,那只巨大的猫瞳消失在众人眼前,他们的喉咙像是瞬间就被放开,所有人都捂着喉咙咳嗽了起来。

    鲤女浑身一震,声嘶力竭,“冲!”

    无数流光拔地而起。

    紧随着那雷光牵引所至之处。

    飚射而出,此战不计代价。

    他们刚走,一处被人遗忘的密室猛地爆发出一阵轰鸣,有个人被炸飞了出来,浑身飙血。

    “等等,带,带上我。”那血人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做成了……”

    可面前已经空空荡荡,人去楼空,有战力的基本都去了,只有孩子冒出了头,“怎么啦?画萱姐姐?”

    此人正是画萱。

    她猛喘了几口气,“我要去,帮殷念。”

    “我们太弱啦,画萱姐姐你都不能修炼,咱们躲着,不拖后腿就行。”孩子们安慰她。

    可谁知画萱淋着血走进了自己的密室中。

    将一个造型古怪的东西绑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带上了满满当当的灵晶。

    她坚定无比,“我要去!”

    “诸位且去便是。”就在神域众人飞跃出通道口之时,一片黑压压的身影也随之出现,竟是雷廷率领的帝临军,“虽不能随你们去征战,但帮你们看顾门庭也不是第一次,放心去!”

    帝临军是帝临域的军人,此战不知要死多少人,且只为殷念一人,殷念到底不是帝临域的人,神域可不计后果,但安帝却还是要顾着数万帝临军家人的想法。

    而且此刻万域混乱,局势动荡,帝临域是不可能倾巢而出帮殷念的,作为第一大域,他们必须留有充足的人手应对一切万域之变。

    但安帝看着天空上,没有半分犹豫,抬脚间便行出了帝临域。

    “安帝!”天龙域主们纷纷诧异的看着他,“您……要帮忙吗?”

    “徒儿虽未曾托求,但为人师表,便是如此不是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亦是半父。”虽然帝临军们不能去,可他是殷念的老师,他自己总是要去帮忙的。

    安帝眼中有无奈,“帝临军听令,守好神域与帝临域。”

    帝临军齐齐应‘是’。

    天龙域主看着安帝也朝着殷念所说的位置赶去,顿时深吸一口气,纵已是过尽千帆,此刻也不免有些惴惴不安,“啊这,遭啊!”

    他眼睛一瞪,骤然看见那些联盟大域的人竟然也朝着殷念所说的方向赶去,“这些人去干什么?”

    “他们不能是去帮殷念的吧?”既然不是去帮殷念的,那就只能是去帮九尾界域的,天龙域主一巴掌拍碎了桌子。“岂有此理,这帮人这是非念着殷念阴魂不散了是吧?”

    “这帮狗东西肯定已经同九尾界域的人勾结在了一起!”整个万域都知道,殷念的母亲被九尾界域困住,那是他们的一张底牌,能让殷念输的彻彻底底的底牌。

    联盟将殷念视为大敌,她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速度,还有比起安帝更加六亲不认的一颗狠辣心脏。

    他眼神交错犹豫。

    联盟这么多的人,几乎为了殷念将自己一半的精锐都杀向九尾界域了,光一个神域,哪里能抵挡的住?

    天龙域主下意识的动了动脚。

    要不要……去帮忙呢?

    “啧!”他用力的磨了磨牙,之前帮忙是因为有利可图,可这一次,实在是殷念一个人的私事,就算神域的人全死光了,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天龙域主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开始在脑内盘算,“与大域联盟撕破脸的只有殷念他们,其实我们这边顶多算一点小摩擦,大动干戈的去帮殷念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好处。”

    他不自觉的就开始用力的紧扣自己的指甲,瞳孔放大语速更快,“但出手帮忙的话,能搓一搓联盟的锐气,而且安帝也会对我们另眼相待,还能卖殷念一个人情,一个未来可能会成为碾压安帝的超级强者的人情!”

    “帮?还是不帮?”

    “啊啊啊!那帮老不死的怎么没一个人动呢?”天龙域主抓狂的摸着头发。

    与他一样想法的还有剩下除联盟大域之外所有的百强大域域主。

    “幸好咱们的退路还是比较多,不至于太被动。”域主们正在分析条条选择会带来的可能性与结果时。

    猛地数道流光就从屋顶砸落了下来。

    咚咚咚!!

    他们各自的好孙子好孙女脸上蒙着黑面巾,穿着鬼鬼祟祟不能见人的夜行衣。

    手捧无数不属于他们大域的珍宝像是逃命一样穿透屋顶跑回来。

    “太爷爷!”

    “师傅!”

    “太奶奶!”

    他们各自开心的扬起了自己手上的宝贝,激动的无以言表,“看,看看!”

    域主们呆呆的看向自家的大孙子亦或者是大孙女,“这这这……这是什么啊?”

    千万!别是他们想的那样啊!

    “能有什么啊!”通院的学生们‘捞金’回来了呗,“联盟耍我们,我们难不成还不能反击了吗?不说这些,你就没看见我抱着的这一堆东西吗?”

    域主们还算镇定的神情瞬间崩裂,“这些东西哪儿来的?”

    嘿!

    就等着这句话呢!

    大胜归来的众人纷纷在此时昂首挺胸,“当然是联盟大域抢来的!”

    “多亏了殷念提醒我们,不然我们岂不是要吞下这口窝囊气,殷念还说了,让我们专挑珍贵的拿,打蛇打七寸,那就是一帮欺软怕硬的家伙,不打痛简直不知道谁是孙子谁是爹!”

    他们满脸写着‘为你的好大孙欢呼吧’。

    果不其然,那些域主怔了短短一刻后,猛地惊叫出声:“啊啊啊啊!该死的狗念!”

    这怒吼发自心底。

    这还怎么中立啊?

    自家好大孙大孙女没有去动无名盟的窝点,去端了联盟的窝点啊,这还能叫小打小闹?

    这怕是骑脖儿撒尿了吧?

    他们的声音被已经猛蹿出去一段距离的殷念完整的收入耳中。

    她一只手紧紧抓着元辛碎,听见这声音顿时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我早就说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

    往后一瞥,联盟那帮狗东西果然紧紧跟着。

    她突然扭身,朝着身后方向满含笑意的朝着以天龙域域主为首的大域方向开口吼:“都给我过来!拦住他们!”